<listing id="t33tv"></listing><cite id="t33tv"><ruby id="t33tv"><progress id="t33tv"></progress></ruby></cite>
<var id="t33tv"><del id="t33tv"></del></var><var id="t33tv"><ruby id="t33tv"></ruby></var>
<cite id="t33tv"></cite>
<cite id="t33tv"></cite>
<thead id="t33tv"><ruby id="t33tv"><noframes id="t33tv">
<listing id="t33tv"></listing>
<cite id="t33tv"></cite>
<cite id="t33tv"></cite>
<thead id="t33tv"><ruby id="t33tv"><span id="t33tv"></span></ruby></thead>
<listing id="t33tv"></listing>
<var id="t33tv"><i id="t33tv"><span id="t33tv"></span></i></var><listing id="t33tv"><ruby id="t33tv"></ruby></listing>
<var id="t33tv"></var>
<var id="t33tv"></var>
<listing id="t33tv"></listing><var id="t33tv"><i id="t33tv"><span id="t33tv"></span></i></var>
<var id="t33tv"></var>
<thead id="t33tv"></thead>
紀檢監察
他們因為家里這些“小事”被通報,冤不冤?
發布時間 : 2020年10月13日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點擊:1657

  這個“十一”前后,有好幾個干部因為“家里小事”,被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通報了:

  重慶市長壽區雙龍鎮政府應急管理辦公室主任袁興明,違規操辦家人生日宴,收受管理服務對象禮金0.89萬元;

  廈門會展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潘子萬,私自駕駛公司的公車接送家人辦私事;

  湖南省江華瑤族自治縣公安局警務督察大隊原大隊長何欽貴,利用職務之便用公車加油卡分4次給妻子的私家車加注160.36升汽油,共計1085.29元;

  貴州省六盤水市六枝特區衛生健康局四級主任科員李然錦,違規使用單位公務油卡為親屬私車加油2次,共計420.58元;

  還有云南省臨滄市鳳慶縣農業農村局原黨組書記、局長楊語發的兒子去年考上大學,有干部專門到他家,給他兒子送了1000元的紅包……

  據說,辦案人員剛開始調查楊語發收紅包的事時,很多人還不理解,覺得領導孩子升學,送點紅包只不過是按慣例的“人情世故”,有問題么?

  這種看法在社會上挺常見。就說上面那幾個案例,公車接送一下家人,給家里車加點兒公家油,兒女有好事收幾個紅包,這不是很“正?!甭??作為領導,這點便利還不能有嘛?一點“小事”,又是處分又是通報,至于這么較真嘛?

  但我們要說,黨員干部家風問題,真沒有小事。

  首先,公家的資源,被黨員干部拿去給自家人享受,群眾看在眼里,會是什么感覺?

  更要命的是,家風小漏洞,腐敗大風險。

  就比如楊語發,在“人情往來”的借口下,左收一個紅包、右收一個紅包,最后收了585人送的30多萬升學禮金,很多公職人員、商人老板都卷入其中,這還能說是自己家里的小事么?

  黨員干部家事連著國事,家里的小問題可不是鬧著玩兒的,栽在這上頭的大有人在。從紀檢監察機關這兩年查處的案件來看,黨員干部家里處處都有“危險的小事”:

  影響力幫家人搞“小享受”,很危險。福建省廈門市思明區科技和信息化局原局長葉加河,家里的購物卡沒了讓服務對象送,家屬想要自行車讓服務對象買,家人想要筆記本電腦讓服務對象從國外帶,全家把商人老板當成了飯票。結果,這位謀劃著邊享樂邊混到退休的局長,出事了。


葉加河在撰寫悔過書

  特權給家人謀“小便利”,很危險。一些領導干部喜歡薅公家羊毛補貼家人的吃穿住行,或者在各種方面替家人找便利,比如“十一”前被雙開的福建省原副省長張志南,就違規為家人、親屬在工作調動、企業經營上謀取利益。

  商人老板對領導干部家里人的“小巴結”,也很危險。這周六,河北省公安廳刑事警察總隊(刑事偵查局)原總隊長(原局長)王星亮被開除黨籍取消退休待遇,他有一項問題:為親屬的經營活動借用私營企業主錢款。管理服務對象和領導干部打“親情牌”這種招兒,在案例中挺常見,有的是給領導家人借錢、借車、借房,有的是帶領導全家旅個游,有的是幫領導子女解決一下工作……看似都是“幫小忙”,其實早都在暗中標好了價格。一些心機深的商人老板,從領導干部家里這個“小切口”下手,搞的都是“大圍獵”——

  2013年,甘肅省人大常委會農業與農村工作委員會原副主任張令平的父親生病住院,有一個勤快的老板每天端茶送飯、陪床聊天。伺候完張令平的父親,這名老板又去伺候張令平的母親。有段時間,樓上樓下,每天背著張令平的母親曬太陽。

  搞得張令平挺感動:“我說這個小伙子還比較‘忠誠’啊。所以他提出來說想去搞項目,我也沒含糊?!睕]有一點點懸念,這名老板輕松拿到了政府主導的項目。


張令平

  家風就像一堵墻,是黨員干部面對誘惑最近身的一道防線。這堵墻要是被攻破了,哪怕露出個小漏洞,透進來的腐敗之風都可能把黨員干部乃至他們的全家刮倒。

  前兩天,北京市供銷合作總社原理事長高守良和他的女兒高某叢又受到了媒體的一波關注。年僅31歲的高某叢,曾任上海浦東發展銀行北京分行宣武支行公司金融部客戶經理。在2014年至2018年這段時間里,她多次按照父親的指示,為父親收取、“洗黑錢”達6400多萬。2018年高守良落馬了,高某叢犯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被判4年零6個月,她不服提起上訴,今年9月25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裁定維持原判。網友都在感慨:“本有一個美好前程,卻被父親拖入犯罪深淵?!?/span>

  如果,在黨員干部拖家帶口“墜入深淵”前,黨組織能在家風的小事上較真一點,那才是一種莫大的關心愛護。今天因為家里一點“小問題”被提個醒兒,總好過明天因為更嚴重的事害了自己,害了家人。

  黨員干部自己更要做到廉潔修身、廉潔齊家,平日里“狠狠心”,對家人嚴一點,才是對他們最長久的愛。

日本牲交大片免费观看_女人性高朝床叫视频尖叫声_凸厕所XXXX偷拍小便_亚洲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